互联网资讯-JUDEWANG.COM域名出售

400万都还不上了?国美陷破产疑云,直播是最后

2022-12-03 08:56:00

一连串的坏消息之后,国美再陷破产传闻。

11月29日,中城院要案中心(以下简称:中城院)发布国美电器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

该消息称: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因拖欠供应商数百万货款,经催要不能偿还,被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申请破产清算,法院已启动审查。

但一天之内,事情有了反转。

12月1日晚,国美电器发布声明称,截至目前,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及国美控股集团其它下属公司未收悉任何司法机关作出的有关国美被申请破产的法律文书或问询谈话。

意味深长的是,国美在这则声明里表示,国美尊重司法、遵守法律规定,也请相关各方恪守法律法规,合法合规解决争议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城院在苏宁被传破产之时就出现在市场视野中。行业人士也告诉记者,中城院并非一个政府机构。

企查查信息显示,中城院商标由中城百亿产业信息技术研究院(北京)有限公司所有,后者经营范围中涵盖法律咨询,但该项不含依法须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的业务。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破产属于诉讼程序,向法院申请破产,只能由申请人自己提出,或者按照法律规定只能委托律师代理。也就是说,中城院不可为债权人提供这项法律服务。

12月2日上午,中城院要案中心发布微博,表示其中心及协同律所已向法庭邮寄了相关材料,“通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双方说法不一。

一位接近国美的人士告诉记者,国美内部“还没有放弃的意思”。最近,国美开启了直播带货,力求转型求生。

直播带货能救国美一命吗?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破产疑云

回应这则“破产”消息,国美发布的声明语气坚决。

12月1日近23点,国美电器微博发布声明称,截至目前,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及国美控股集团其它下属公司未收悉任何司法机关作出的有关公司被申请破产的法律文书或问询谈话。

声明表示,对公司经营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公司一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在充分保障各方权益的前提下协商处理,合作共赢。对于无法协商一致的,通过司法路径予以解决。

公司尊重司法、遵守法律规定,也请相关各方恪守法律法规,合法合规解决争议问题。

回复中的第二段意味深长。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中城院并不是政府机构,没有执法权。

中城院经营范围 图片来源:企查查

记者在企查查上查询到,中城院的商标属于中城百亿产业信息技术研究院(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中,包含社会经济咨询服务、法律咨询服务。

图片来源:企查查

12月2日上午,中城院发布微博回应国美的此条声明,并表示,其是协同律所受四家供应商委托,通过EMS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破产法庭邮寄了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破产清算申请全套材料。

中城院进一步披露进程,表示11月29日承办律师又到立案窗口现场核实,确认法院已收到材料,并在审查之中。受疫情影响,审查速度会慢一些,但通知到国美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许浩告诉记者,法院在收到破产申请之日起,最长要在30天内作出是否受理的裁定。

“法院要审查被申请人是否符合资不抵债的条件,是否要启动破产程序。这就需要申请方提供证据,法院进行审查。通常情况下债权人要提供胜诉判决和执行终结的证明。因为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会调查企业的资产状况。如果严重资不抵债,法院会裁定启动破产程序,在作出裁定前,法院会双方协商,如果能达成和解协议,申请人会撤销申请,如果无法达成和解协议,法院会依法作出判决。”许浩说。

记者了解到,国美欠这4家供应商的金额约400多万。一位接近国美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国美目前还想再“撑一撑”。“如果只是因为400万就破产,那这个也有点低估(国美)了。”

自救于泥潭之中

事实上,国美被传破产对于市场来说也不意外。众所周知,2022年下半年开始,国美步入泥潭。

首先是创始人黄光裕夫妇的多次减持国美股份。资本市场上,国美零售的股票也一直萎靡不振;从业务上看,国美自8月中旬宣布进行“战略性蛰伏”,聚焦线下业务,真快乐平台、折上折平台的业务也陆续暂停。

其次,现金流扼住了国美咽喉。根据国美今年发布的半年报,国美总负债规模为585.68亿元,需在一年内偿还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达到了229.02亿元。

对比同期,国美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24.09亿元。据报道,国美目前的债权人来自超过20家银行和信托公司。其中,第一大债权人为渤海银行,贷款8月已到期,风险敞口高达70多亿元。目前,国美从渤海银行处获得了半年展期。

其实对于破产一说,刘步尘认为,国美零售以及国美电器破产,和“黄光裕破产”是两个概念。

“我认为国美破产清算对黄光裕个人财产保全而言,反而是上策,可以为黄个人资产保全划一个护城河。黄光裕死守国美不放,国美会把黄光裕个人资产慢慢耗光,这不是黄光裕想看到的结果。”刘步尘说。

但国美没有透露出放弃的信号。在今年下半年,国美一方面在找钱,一方面在业务上继续释放“正常经营”的信号。

9月,在国美陷入减持风波之时,国美的新型门店在西坝河店试营业。新型门店定位“展示体验+家延伸+家娱乐+家服务”,这类门店已在福州、重庆、武汉、厦门4地先后落地。

这种新型门店也被京东mall盯上,业内认为,大店打造的沉浸式家生活消费场景值得一试。但问题在于,对于当下的国美来说,大店模式成本过重。

此前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告诉记者,这类型新型家电门店可行的前提是,以销售高端家电产品等高利润产品为主,因为需要抹平昂贵的店面租金。

而在疫情之下,无论是家电的生意还是线下的生意都受到了较大影响,国美的自救没有达到预期。

直播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吗?

11月底,国美重新捡起直播,真快乐APP里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门店开始直播带货。

据了解,国美宣布全国门店直播转型,并深化推手战略,打造“全员推手”,并于12月2日发布具体落地动作——在全国正式开启为期一个月的“首届国美杯全民好物金推手大赛”。

这也是继国美上周公告终止向大股东收购物业和物流资产后、谋求现有业务转型的最新举措。

其实在起初,直播带货一直在国美的战略版图里。上线真快乐、打造娱乐化购物平台也与拼多多打造“Costco+迪士尼”、抖音平台的兴趣电商异曲同工。

2020年9月,国美开始进行的架构调整,剑指娱乐化、直播、99会员三大优势结合,力求跑出模式,打造闭环。2020年7月,国美上线了“买遍中国”直播带货IP,联合央视,在全国31省份巡回带货。

此次,国美重启直播带货的消息一定程度提振了国美股价。11月25日,国美零售(0493.HK,0.170港元/股,总市值60.72亿港元)股价收涨超40%;11月30日,国美零售收涨17.26%。不过,12月2日收盘,国美零售跌14.14%。

直播带货能救国美吗?林岳对此抱观望态度,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目前的国美肯定需要转型再造,从整个商业模式、市场定位、品牌策略都需要重构。“直播只是个顺势而为的方式,关键还看内容和创造力。”

不少业内人士对国美开启直播也不乐观。

家电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国美做直播的困境在于,没有流量。“谁会去真快乐看直播?又有哪个网红会去国美做直播?没人看则没流量,没流量,直播带货对国美来说不能起到救命稻草的作用。”

一位接近国美供应商的行业人士透露,做直播最大的关键点在于,国美没有货。

“你如果是品牌方,你敢给国美货,然后三个月后再给你结货款吗?即使供应商给货,我想也会要求现结,国美如果能现结那也必须先还欠款。这就陷入循环bug了。”这位人士告诉记者。

有行业人士向记者感慨张瑞敏的那句话: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成功的企业。国美的辉煌真的只能留在那个时代了吗?

记者|王紫薇编辑|刘雪梅 何小桃 杜波

校对|汤亚文

|每日经济新闻nbdnews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